我就再说一句话

温瑞安:

 “温派復联😀”系列之23(压轴片):温凉玉聚会文三

                              论侠义
 
                                   文:溫涼玉

        温瑞安,超新派武侠小说创始人,1963年当选级长及全校模范生。开始以班上同学为正邪人物,撰写自绘插画的长篇小说《龙虎风云录》,致使全校高低年班同学争相传闻。1965至1966年正式建立「刚击道集团」,兼修文武。在各种儿童、少年刊物杂志上发表作品无数。办校内、校外文艺活动极频,成为当时的超新星。一九七三年正式创办天狼星诗社,一年内扩充成十大分社,整日奔波于联络组合,推动文学风气,但仍不忘写作,(逾万字纯散文《龙哭千里》及小说《凿痕》和逾一千四百行的长诗。现为温瑞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老板。

        这位大侠至今都在宣扬被上千万年以来传承的中国文化的精髓:武侠

        温派武侠主旨:侠,是多样化的,侠,是多变化的,侠,是多方面的,但是侠从来没有消失殆尽。武侠已死,外行人看来是,但是真正了解到武侠的人,才体会得到武侠真正的用意和威力。

        而最近,这位超新派武侠宗师,却被那些曲解侠义,又已侠义的美名的人蒙在鼓里式的欺骗、诬陷、谣传,这些无知又可怜的鼠辈们,你们觉得你们做过的事情,都不会被天下人所知道吗,这些丑恶嘴脸,迟早都会被侠义中人揭发。侠义在人间,在每个人的心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英雄,每个人都想做一些侠义之事,但是,要是有人总是利用别人的侠义心肠,利用别人的良心,利用别人的明知不可为而义所当为来做自己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久而久之,就会有凶猛的反噬,因果报应,心中有侠的人,就像一头温顺的狮子,可以跟你有说有笑,当你做事的时候,他可以支持你,到你开始有谎言,试图欺骗,挑战他的时候,他可以原谅你的无知,但是当踩在他的头上,、把他关在笼子里、想拔掉他所以的利器时,你无法抵抗的,不是一头狮子,而是整个狮群的王者和整个狮群,你!将!无!处!遁!形!

        我们侠义中人,早已被书写在青史之中

        我们看铁马金戈,风起云涌

        我们以不同的方式

        将侠化为剑气

        贯入苍穹

        我们!

        侠义人!

        正在觉醒!!!

希望爸爸理解我比较幼稚的排版和理解的意思

温瑞安:

“温派復联😀”系列之21:梁四聚会文四

             人生如戏,温派故事又一章
                            ——记南京上海行一二事

        文:梁四

        幕起,幕落,灯亮,灯熄,幕再启时,又是另一番:人间沧桑和离合,世上胜负与起落。这是2014年夏天温大哥在四川媒体发布文章的结语。

        人生里,缘来缘去。各有前因各有際遇。在如大哥说过,在危难时才知谁是你真正的朋友。话说五月底与六月所遇上的一些侠道友好。

        凉夜抵金陵,三度重临亚太楼。梅花香自温侠至,雾雨霏霏瑞安来。

        在抵达酒店之时,已是子时。大哥的江南行,除了会见各路侠友,部署推进几项计划外。
其中一项,是为绛雪庆生。

       然而在绛雪尚未会合的前一天的晚上,大哥却骤然全身发冷,手抖不已,抖得连手机也拿不稳,连打字抖得手也无法稳定。全身包着层层棉被仍觉寒冷不已。这夜难敖。

       一夜抵寒,汗湿重衫。大哥终敖过那艰辛的一夜。渐渐缓缓的恢复状态。

        并在二天后,允约在四月中在鹏城的约定。在南京再会嵇团。

          大哥说过,互重的高手强人,总会携手。正如他笔下的豪杰俊彦,当在面对困境时的互重与许推。

        大哥与嵇团的交往,就在有江湖路远,相互推重的坦荡肝胆照的豪情。

         南京重遇,二次聚首。大哥与嵇团却像多年莫逆,坦率交流,直言沟通,相知互重。活脱像武侠世界里两雄相遇互惜的情景,侠道相逢。

         四月鹏城会嵇团时,他表达找了大哥十多年,祈望用影视作品来诠释温派武侠,之前或因机缘未至而遇不上,这次期待把计划务实的去推进,得到各方的配合而认真的把温派武侠发扬开去。

       武侠正能量,要找懂武侠爱武侠的人来共同协力,才可于以正面效应。

         年少武侠梦,不负平生,情有所寄。

        在金陵的最高楼的顶楼,见证了一次互信的允诺。

        六月上海,大哥与不同道上的友好各有会聚。

        其中一伙是奇树有鱼的董总,四月初在京的四大名捕网大发布在初见,当日因公开活动大家交谈不多,奇树团队表现显得非常尊重大哥,及至温大哥于杜克大学的演讲会,他们还派代表出席,以表支持。

      固此,藉此相约奇树会聚。那天下午双方真诚的会聚,才得悉奇树被蒙骗了。奇侠为了一方面假传温大哥是奇侠大股东,更伪称拥有温书所有作品全版权,更述温大哥脾气怪异不喜欢与交往,且老残卧病,不能视事,不好交往,身边助手员工也脾气暴躁不善沟通,十足一间怪兽公司。以祈隔绝奇树与温大哥的接触,让以版权拥有方的身份来作谋取私利的方式。

        把奇树以温迷的身份来为热情改编的寄望,原来空投而至伪温迷手上。

        幸好,终能真诚相见,坦诚沟通,得到互信,体谅彼此。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人生如戏,起落变化,每每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那天奇树团队的会聚,想不到是往后惊变的第一章,故事发展才刚刚开始。

        温派武侠精神,在风急浪猛中往前不息而闯。眼前万里江山,那管小小兴亡。

温瑞安:

「溫派復聯😀 」系列江南聚之22

南京上海行之三

文:溫挽飛

爸爸曾经在演讲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侠永远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扶老人过马路,是侠,医生/消防员救人,是侠,在朋友需要帮助时帮助他,也是侠……”尽管侠遍布了整个世界,但是还是有一些良心被狗吃了的人,他们毫无善心,满嘴假话,贪得无厌,得寸进尺,自大狂傲,自以为是,用尽办法去诈骗金钱,谋取财产,不惜一
切去做一些无聊无用的事情,为的仅是名利。

在这几年跟着爸爸一起“闯荡江湖”,学东西,当然也看到了这种人的身影,有一个奇葩公司,专门出产骗子,其中有一个占地面积较大的骗子,她专门寻找大公司,然后以一环套一环的谎话,自以为无懈可击的计谋,口才获得那些老总的欢心,开始自己的诈骗计划,骗取他们的资源、人手和钱财。有一次,她遇上了自己的贵人,他培植她,希望她成长,只用3元人民币就把自己三个重要的IP全版权卖给了她,为的不是利益,不是名声,只是他的爱才之心鼓动了他做这件事。可是她却欺骗他,一次又一次说谎,还外传他己经老弱病残,把所有的IP都给了奇葩公司,还说他的公司的都性格古怪,脾气暴躁,不喜欢跟人见面,一个个都是“天兵”,只能跟奇葩公司谈,千方百计掩盖事实,不让其他对他的IP有兴趣的公司接近他,並打着他的旗号,在跟他合作的公司拿钱拿资源,无恶不作,得寸进尺,甚至想把他的所有东西都夺走。

果然,就像爸爸写的《布衣神相》一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说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渐渐地连自己上次说的谎言都忘记了,终于,奇葩公司的所作所为真相都被戳破,计划土崩瓦解,诈骗也一败涂地。虽然报应来得可能没有那么快,但是报应总是会来的。

温瑞安:

“温派復联😀”系列之12:梁四聚会文二

          是谁在江湖上令人太息不已!
     
                                        文:梁四

        在晴朗的午后,黄浦江畔的春风拂尘。

        浪奔浪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成功失敗,浪里看不出有没有……一首把上海滩写得传神的粤语歌,出自香港。

        皇后大道东,皇后大道中,皇后大道东,为何没皇宫……一首用不纯正的广东话,唱透香港特色的歌曲,来自台湾的创作人。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就叫中国。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歌曲歌词创作是台湾的创作人,写的其实是来自南洋的华裔,后到台湾建立文社的“神州诗社”。

        一位把传统演义话本公案小说的捕快形象,从新定位,标新立异,将处于朝野夹缝中的无奈与矛盾,在劣境中如何申张正义,在逆境中维持侠心不变。把虚拟的江湖,化成侠义的梦。他是华裔,因父远度重洋,在远方南国落地生根,故他在海外出世。

        然而他却自幼喜爱汉字热爱武术,年少已修文习武。笔下人物从衣白不沾尘,到经历江湖的大风大浪。他笔下人物成传奇,执笔的他也同样成了传奇。

       礼失求诸于野,异域守成神州。将神州侠义诠释得雅俗共赏,风骨不易,新意频生,终成大家,开宗立派。开创超新派武侠,成就温派侠风。

        他在金陵大病初癒之后,再临上海,刚四月还掀动上海高校遍地侠风卷动红棉之寄情。此行会一会在各方来聚的侠友,相遇因武侠,共聚话江湖。此情可待成追击,一事能狂便少年。

        首会的鲁先生,虽是初见,然而却是资深温迷,已藉文字神交廿载,早已相知。故在月前,因有代理公司的代理人到他公司洽谈温书合作意向之时,共同开发IP,将温派侠义另辟新方向新领域,并以为可藉会聚谈对温书的热爱交流武侠梦。意想不到的只是去讨资源谋利益金钱挂帅的老商贾,什么文化使命武侠梦想衔接时代风潮推理侠义精神全都沾不上边,令他心存疑惑,满不是味儿。

       可幸在上海终与偶像会上。

       鲁先生在与温大哥一见,难掩兴奋欢悦。年少的武侠梦之筑梦人,在历经廿年后终能相见,还险些因伪侠迷的怱悠而破坏梦碎。

         一位资深的温迷,欲借助任职公司的资源,共同开发改编产品,让原著的精髓更扩散拎广,达至互惠共赢的局面。

         然而,代理人的意向,并没得到投资方的认可。幸亏此位温迷能直接向原作者面陈,表达对原著作品的热爱,以及诚意开发的意图。

        温大哥出道五十余年,温迷千万计,言行合一,侠义为先,快意豪情。

        江湖浩大,浪高千丈。温派弟子数十年来,有千计。有些随大哥而走岁月长廊,有些则在长亭外古道边风过群山之际,偶而擦身而遇,或只透过文字千里相知,而未谋一面。

        然而,也有伪善欺诈,奸狡厚颜。树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儿。正如笔下令人厌恶的龙喜扬、康劫生、凌落生、石幽明……

        江湖历遍,个中悲喜欢忧!

        所幸仍遇上真心诚意的温迷,祈望能携手共进,共闯辉煌。

温瑞安:

“温派復联😀”系列之13:何包旦聚会文二

                           上海之行

                                    文:何包旦(*文责作者自
                                    负,与发布平台无关)

        南京行告一段,我们再展开上海之行,车子速迅奔驰,沿途风景秀丽,心里想着别的事。人生有些事,陪感无奈,也很压抑,老生常谈有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倒底结果是怎么回事?忽然想到叶丽儀唱的这首歌:上海滩。80年代初,香港电视剧“上海滩”(红遍港台地区、红遍中国大江南北。)许文強、冯景耀、法租界、当时黑幇聚拢的地方。

    浪奔 浪流
    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 世间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是喜 是愁
    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喜欢跟着大哥一起东征西发,勇闯天地,经过人生道路,建立起来很多人生经验,并肩作战。大哥的智慧,对事情的理解能力非常强,大哥面对问题从不退缩,必带领我们闯过难关,穏步的发展。最近发生的事情,令人失望,但大哥亲自会晤“完美世界”领军人鲁先生和罗小姐,鲁先生是大哥十多年的读者,他对温书读得只细无遗及了解,我们说温书人物方邪真,他就可以说出方邪真用的兵器名字。唐肯的身份,真的觉得非常熟读温书的好读者,鲁先生也跟我们所说:今之侠者:铁线拳、空手道也看过,真是资深温迷,不是有些声称自己是温迷,看过什么什么书,一问原来什么书也沒看过。鲁先生与罗小姐都年轻有为,对现今的网络发展、营运、营销管理理念,鲁先生娓娓道来,分析详细。完美世界在几年前,已邀请大哥在一款游戏産品作词。完美世界拥有海外市场,反而在海外员工比在内地多。完美世界在电子网络上负有盛名且影响力强,大哥的作品与完美世界共同合作,打造一个完美的划时代的品牌。

        四大名捕网络大电影交予奇树有鱼制作,奇树有鱼老板董总请大哥吃过饭(我们有食福的能夠列席饭宴,香槟好喝,菜好吃😋),言欢甚欢,大家都十分愉快。再见奇树有鱼董总及各位大将,况似朋友聚会,毫无隔阂,董总有魄力,帅气十足,田雪甜美有气质、元有元青春可人、思文年轻有为,大家都喜欢大哥,尊重大哥,大哥对他们印象极好。董总也表达希望大哥多来上海,多相聚见面。奇树有鱼制作的“四大名捕”网络电影有新意,有创意,非常有吸引力,每集投资1200万,认真制作,温迷有眼福,2018年值得期待的“四大名捕”网络电影。田雪十分有心,送给大哥好吃的糖,礼物物轻情谊重,田雪对大哥好有心。

        上影集团在忙着电影节的开幕式活动,任总和徐总都非常忙碌,但都百忙中抽空见大哥和温派团队,大家一见面便开心不已,大家话匣子一打开,便有谈不完的话。徐总气色很好,和大哥大嫂拥抱,话题在建设性和重要内容的进行,在友好的交谈中得知消息,并速进彼此的了解及感受。今次会晤大家都非常愉快和坚定了大家的信念,大家都开心😃地告别。

        我觉的朋友以真诚相待,才是长久的交往。虚伪的面具,总会有被撕碎的时候,做人要厚道,心存恶念睡觉也被惊醒。大哥为人正义磊落,坦诚地交朋友,所以与任何人交往都受到尊重及愛戴,深信好人必有好报。

        由于传言众说纷纭,有很多关心温大哥、温派和温书的侠道中人,常常透过访问或信息,向我们询问:这班不知来自国内/外的奇葩,非但号称温大哥授权IP到处接洽生意,还冒用大哥名义和旗号到处乱开条件,以一家本来从无业绩刚注册登记的公司,让人误以为是温大哥就是幕后大老板、大股东,拿着IP当令箭,对同行或温迷,利用至尽,嚣张跋扈,甚至对从业人员搾干即弃,中饱私囊,争权夺利,然后打着为大哥做事宣传的名号,其实极尽破坏侠义精神和作品原创之能事,到底是否真的这么回事。其实温大哥的名气在他们未接手之前还红多了,而且作品版权收益也多出多倍!本来一番好意,老人家苦心让年轻人有机会出人头地,却让大小骗子老千手上沦为敛财夺权工具,大好脍炙人口的作品竟让人如此残酷榨取利用,真是可叹。

        有位温派烈女子李风刀常言:“我用了两年时间跟那些人交往交手之后,知道他们无信无义,无所不用其极,我就对我家人和母亲都打了电话,我万一遇到什么意外,一定是他们下的毒手,一定要为我报仇。”我们听了,都很同情,而且义愤填膺的支持到底,殊不知异曲同工的是,在她说这一段话前的上一周,温大哥对几位网络新闻界的耆宿和法务、保安、武馆、警务界,保险界的老朋友就公开带笑说过:“如果我在为自己仅有的知识产权维权,以及作为一个写作55载以上的最后一点尊严力争公平公正公道公开之际,突然有了意外,例如我或我家人突然遇危,突然食物中毒了,遭绑架或人间蒸发了,或者无辜以莫须有的罪名加之,你放心,我平生从来奉规守法,从无任何犯罪纪录,那么,一定是这班人干的好事!我连后续遗嘱的文告都先写下了,收存律师处存证,让这些贪婪榨取文化财产,对文学影视产业也掠夺无度的骗子、老千无所遁形!这当然是一个假设,我不希望也不认为它会发生,可是,所有科技文明建设与发明都是带假設性的,包括理想与梦想,同理,也涵盖了噩梦与杯具。”

        那几位各行业的高层都纷纷表达支持,而且也各予宝贵意见让大哥参考。大哥只笑答:“不逼到最后一步,我是不对人绝杀,让人有一条活路。但犯我侠道,欺我年老,辱我温派,妄行于文化界影艺界肆意搞潛规则,掠夺投资人血汗金銭,必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温瑞安:

“温派復联😀”系列之18:何包旦聚会文三

         上海行之二:奇葩小姐的怪鷄行为

                                    文:何包旦

        世界上千奇百怪、光怪陆离的事和人都存在,但如果给你遇上的话,你会怎样面对、怎样解决……以下就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奇葩小姐是这江湖上最无良、最贪婪的人。有一天奇葩小姐幸运遇到她的贵人,以三元的价格,委托她代理洽谈项目,当时的奇葩小姐承诺会尽心尽力去做好,不负恩公对她看重和信任。事情过了两年,奇葩小姐竟然把对她好的恩人给她代理谈的生意据为己有,她可以把自己是客的身份变成她是主的位置,奇葩小姐扮演这个角色非常投入,她演得不亦乐乎,她更爱不惜手的演下去。奇葩小姐有时戏演不下去时,她会带来一些新的脸孔来吸引你,把主题带离了,戏又可以延长下去,扮演的角色才可以继续她的骗局。奇葩小姐喜欢往大的名牌公司入手,到处欺骗还狮子大开口的跟着拿钱,持着的理由是为大局着想、为你服务,取得更高利益,一切都是为你好。奇葩小姐更喜爱出卖朋友、把朋友当成她的工具,勞工,在她们身上诈取利益。奇葩小姐天生性格贪焚好权,把天下的人都当成儍子了,一个谎言盖着一个谎言。奇葩小姐认为自己口才极佳,满咀谎言,说大话说到自己都忘记跟谁说过,不同的版本已经乱七八糟,谎言被戳破的时候,她会装儍扮蒙,以为戏还可以演绎下去,看到的人都掩着咀巴笑。有一天奇葩小姐的谎言给打破了,奇葩小姐便头脑发麻、不知所措。奇葩绝对奇中之奇、葩中之葩,真的很可笑😀

温瑞安:

“温派復联😀”系列之19:焦无虑聚会文三

                        咬定青山不放松

                                          文:焦无虑

2018年6月11日,温文传媒正式对外界发表:“温瑞安严正声明”一文!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娱乐圈和文坛侠道大震动!

各大媒体、影视平台、微信、公众号、微博第一时间争相转载报道。对此事件,媒体纷纷写出《被传病危、被传是某公司老板 “四大名捕”作者温瑞安很生气》、《三元钱委托的IP代理靠谱吗?温瑞安怒斥IP代理方造谣》等等,事件在持续发酵……

侠友读者更是在评论区仗义留言:

侠友巩吧适25321212:看了一遍又一遍,遍遍留存念。好书!支持温大侠。

读者洪创彬:支持温瑞安,喜欢你的《逆水寒》。

网友Goodbusiness:大师,我忠诚的温派读者,所有小说不下五遍,希望能早日看到拍出温派精髓的电影而不是爆米花!!加油啊

温迷跟胡哥看古村:套路深深深几许,任是大侠也中套。

侠友户口241159729:在武侠没落的当下,唯有温瑞安能撑起一点天空

读者小明142934708:其实比较期待温大侠的作品能够改编成影视作品的,不过如果是那些无良商家,还是算了。

侠友忧郁王子:很有幸前段时间看了温先生的讲座,很精彩,特别很幽默的武侠小说家

夏夜清风67635542:今日看好温瑞安,纵是奇侠也枉然

江逸凡: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有你才完整

侠友7292159:小心温大师派出四大名捕住你!

侠友学太极练太极:时侯到了,看他如何自圆其说!温大侠一文可杀万军。为人不识温大侠,纵称传奇也枉然!我转了,,几时小民也称侠?风情当不同!

——这只是众多侠友读者,对此严正声明的留言支持温大哥的行动,其中极少的部分记录,已经能够看出对某不讲信用的奇葩公司,排山倒海般的谴责之词!

公道自在人心!像温大哥这样在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一位推婴儿车的老婆婆,卡在马路边的水泥台下,车子上不去了;温大哥在人潮拥挤中,第一个立即蹲下来,抬起婴儿车,用力一推,帮助老婆婆将车子和车里的婴儿平安送到人行道上面后,一笑而过离去。路上的行人并不知道,这位就是武侠文学的大宗师。

——而这位侠义心肠的人,却被蒙在鼓里般的被人欺骗、诽谤、谣传、中伤!

——好在,人心所向!正如温大哥所说的那样:侠是明知不可为,而义所当为者为之!这其中的“义”,就是仁义!道义!情义!公义!正义!侠义!

——只要世上还有这些“义”的存在,那些忘恩负义、薄情寡义、假仁假义、背信弃义、不顾道义之徒,以虚伪的面目出现的画皮之辈,定会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无所遁形!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温瑞安:

「溫派復聯😄」系列之四:柳丁聚會文一

               记南京上海行
                          ——走在灯火未阑珊的夜

文:柳丁

        我在飞机上,向下望。

        没有繁华喧闹的霓虹,没有灯火阑珊的夜晚。

        却寥寥繁星,熠熠生辉!

       
        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如此的坚韧和幽默。

        今年在经历好几次食物不干净而中毒之后,大哥又经历一次。

        而时正临需出发前往南京行的前一天,5月的天儿已格外的炎热。而我们的心却怎么热不起来。直到大哥说一句:我们依然出发,行程不变。

        当年看温书,沉寂在神州奇侠无可自拔,萧秋水知道权力帮强大不可侵犯却毅然坚守正义,或带领着神州结义不顾一切毅然去营救岳飞的坚毅。我觉得我从一位年逾六旬的人身上学到的是那一份永远挥之不去的坚韧、坚强且年轻的心。像逆境中指明方向的路灯,熠熠生辉。

        转眼到达南京,我们跟随温大哥下榻了。

        大哥谈笑风生,风趣幽默。

        大哥爱徒李绛雪曾经说:大哥只要保持风趣和幽默,就是无敌的。

        是滴!

        大哥一面压制着自己中毒的病症,一面和
我们聊天,处理公事,反正之快,我们依然追不上;或而谈笑风生,幽默风趣的语言引的众弟子哄堂大笑,特别是大嫂自圳赶来助阵那一场,我们一众汇集在大哥酒店食宵夜,众说纷纭,谈笑风生,欢乐多多。让我想起大哥曾写下的现代诗:你看你看,这像不像一个壮丽的朝代。夜已深邃,我们每个人都挂着满足而伶仃的笑容😊。

        25日是大哥爱徒小雪的生日,我们一起为她庆祝。大哥特意去定制了一个蛋糕,等待她的到来。我们一起为她唱生日歌祝福,一遍是传统的,一遍是香港的。大家一起围坐着,喧闹着,激情着。

        温派不让一天无惊喜!

        每天都能学到很多的东西。或是人生哲理、或是为人处世,特别是对知识的作用和说话的技巧。温大哥张口即来,侃侃而谈,随时随地,都如演讲一般,能让我们众弟子惊叹连连而且温故知新学以致用。

        大哥对我们也非常的关心。有一位温派子弟,家住在江南一带,大哥邀请他一起参与活动。他有些消沉,大哥也直言不讳的告诉他,开解他,开导他。

        短短数日匆匆而过。我们留下的回忆却宛如昨日。

        充满了欢声笑语,洋溢着幸福微笑。

        温派不让一天无惊喜。每天都过得如此充实,浑然不觉,时光就已悄悄流逝,大哥却让我们的时间,去芜存菁,让我们有限的岁月过得更加充实和难忘。每一次聚会,每一次约定,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既然黑夜就给了我们黑暗的路,大哥就像一盏高远的灯,让人明白前进的方向和道路,有了大哥,你不在孤单寂寞,因为那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见了大哥,你才更加奋勇而上,激流勇进。不然,你以为是谁写下《逆水寒》这本充满了忍耐等待而又坚韧的作品呢?

        时光匆匆,我们能为岁月留下多少不朽的事情?

       时光如梭,我们能为自己做了多少不悔的决定?

       但我想罢,抛开一切,收拾旧河山。

       跟着温大哥一起走。

       跟着温派一路前行。

       行走在灯火阑珊却又不阑珊的南京的夜。

       PS:金陵古都夜阑珊
              灯火寥寥亦辉煌
              铁马金戈长天笑
              待我收复旧河山
             

温瑞安:

「溫派復聯😄」系列之五:李風刀聚會文一

                    温派处处有惊喜

                                          文:李風刀

        2018的初夏真是过的跌宕起伏,每一次与大哥的见面,每一天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的惊心动魄,果然温派处处有“惊喜”和惊喜。从2016年10月1日,我一个影视圈外行人开始第一次尝试与影视圈对接推荐项目(四大名捕电影)的懵懵懂懂,到今天见识到了这个圈子里一些人的“真心”“真情”,也是大开眼界,真的是交了学费上了一课。坦率的说,逆水寒走到现在的这个状态,我还是挺失望的,毕竟我花了快2年的时间才一步步走过来,从2017年元旦与剑衣坐在街边的马路牙子上,忽视路人怪异的目光,畅谈我们对逆水寒项目的规划设计整整一个下午开始,到我花1年8个月找到了嵇团,一个真心喜爱温书,并且有意愿有实力为逆水寒IP深度开发付出承诺和实践的著名制作人,我以为就算我与剑衣不能自己亲自操刀逆水寒项目,却也能帮助大哥把逆水寒托付给信得过的人,有机会拍出优质的逆水寒系列电影了,同时也给我和剑衣也能得到一个参与学习的机会了,却因为奇葩公司的强盗行为至今搁浅。心里的那种滋味,请大哥原谅我词穷,都不知道怎么表达!在逆水寒一系列事情中,唯一让我安慰的是大哥大嫂的一直支持,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也希望能促成逆水寒项目与捷成的合作,并且一直把我的利益记挂在心,我不胜感激,感谢,感动!但却也正因为这样,对奇葩公司的人越发的不能原谅,违背承诺,忘恩负义,强取豪夺,恶意破坏,桩桩件件的事简直人神共愤!

        之后,我与剑衣痛定思痛,又做出了一个冒昧的决定,我们决定正式向大哥提出我们亲自制作《布衣神相》的心愿。我们两人都知道这个要求很冒昧,但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我们曾经尝试过与奇侠合作的方式来想重新开启我们的事业之路,但是我们花了2年,却因为奇葩公司的奇葩人物和行为导致一无所有,还背了一身的锅,几乎就到了我们要离开的时刻。我们别无它法,我们为了重启我们人生的事业道路只能选择厚着脸皮跟大哥大嫂发出了这个冒昧的请求!可是!就在两天前,我们得到了大哥的首肯!大哥允许我们,赐予了我们操刀《布衣神相》的机会!这次我又因为词穷,请大哥见谅,又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那一刻的兴奋,激动,感动的心情,那一刻我流泪了。。。我觉得说10万次的感谢都不足以报答大哥对我们的恩情,大哥给了我们人生路上一次重要的新生的机会,大哥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会永远的铭记在心这份恩情!我会好好的把握这次大哥赐予的机会,好好的做《布衣神相》的IP开发,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也许做不到最好,但是我们愿意付出我们所有的心力努力做的更好!

        最后,我表下态,在未来的道路上,只要大哥大嫂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必定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以报大哥大嫂的大恩!

温瑞安:

*温大点评赵书文*

        🌺🌷好到不得了❤️的文章⬆️👍




                        少年游
                                   ——(作者:成都笑殺人:俠
                                         女趙書)

        后来,我去了怡保。

        因为并不会开车,去不了更切近的目的地,比如美罗,比如火车头;不能在一间小店休憩,拍出一掌硬币,让老板上一杯酒。但是怡保已经很好,通都大邑,有最新的电气火车,铁路线蜿蜒,从首都一直咣当到下一个国家。

        这般折衷,好似约定在一个大家都可以到达的去处,嗒嗒的马蹄过后,一双薄底快靴踏进来,手在衣襟下面握住剑柄,喧嚣里沉声唤店小二:切两斤熟牛肉。

         我只要了一杯旧街场白咖啡,在旧街场。凝了一层灰烬的电风扇在头顶2.5倍慢速旋转,我盯住它,怕它摔脱下来,亦怕被它绕去早40年。

        早4、50年什么模样?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开是开到荼蘼,烹也烹到油尽灯枯。

        同山打根、曼德勒、三宝垄的那些华人燃点起来的辉煌一般,熠熠而后潇潇。

        好在还是有最新的电影下南洋。

        梦里也重温着情节的小小少年,在多年之后写:我以前的武侠小说“几乎”没有女主角。中国武侠电影大师张彻,他的作品里有一种别人无法模拟的阳刚之气,女主角往往是“点缀”或“陪衬”。也许少年时看他的片子较多,受了他的潜移默化。

         等他有了女主角,他唤她“温柔”,温柔地逼人入死角的温柔。每个少年人叛逆时候都需要的温柔。

         最初的追杀、亡命,而后沧州捕头铁手,四大之首无情,有一些影子,有一些致敬。自张彻的侠情起始,少年人以笔做梭,将命运同憧憬的一切纺织在一起。

         16岁出道,他又等了好多年,等一个机会,不是要话俾人知他好威,只是要靠自己去热望过的彼方。

       他在彼方同故乡一样天真任侠,交友结义、写诗习武,他总在人群的中心。

         台湾一位教授回忆当年同窗台大的这位少年,言及过无奈的妒忌,大意是自己也是名闻乡里的青年才俊,“扬名台大-扬名天下”的抱负来了此间却教那人一击即沉。

       那些痛饮放歌为谁雄青春作伴须纵酒的日子,那样惨绿伶仃豪情万丈不知疲倦的少年。

       他的抱负不会教谁一击即沉,不是因他天赋异禀,不是因他天之骄子。而是发生过的一切不会消失,只要他不放弃便永远都会支撑他、予他力量。

       终身未许狂到老打什么紧?

      一日能狂便算狂。

        楚狂人没有被标记为“有福了”。

        青春是一场残酷的试炼。

        背叛、牢狱、绝望、离散。他从此颠沛流离。故乡是不可能再是故乡的了,一辈子也不可能是的…

       黑云压城城欲摧,天下几无可容身之处。

       甲光向日金鳞开,那朵乌云的银边引着少年,去和自己崇仰过的一切走到一起。

        他是没有天衣居士做师父的小石头,从美罗的火车头仗剑走出来,一直走到诸葛先生面前。

        他是没有浣花世家为家底的萧秋水,失掉了唐方失掉了神州结义,当他坐在李沉舟对面,峨眉浮沉的灯火却为他失掉了光芒。

        廿多年以笔为刃,少年在心之所向的地方凿刻了自己的印记。

         他和张彻的弟子门人共事,也一同咸鱼翻身。他冇做大佬好耐了,但江湖上永远有他的传说。

        我看过有他的江湖。我想看看他的来处。

        旧时代的一切在怡保影影绰绰,步入一间讲述华人锡业传奇的博物馆,在布置如昨的展示房间的案几上,静静躺住一本72年的南国电影。揭开封二,是狄龙同姜大卫,俩俩相望。

        狄龙是张彻的缪斯,是古龙的白月光朱砂痣,是成龙拿不到的剧本的男主角。

       我不知道当时的少年,是否也想为他们量身定做一系列武侠世界。想想都带感,南海十三郎都话:“编导演什么时候都是编剧在前”。

        可是少年人做编剧时候,张彻不再在香江,狄龙也不再江湖并辔。

       我在亚视版会京师里爱上了张翼的铁手,慑服于郑雷的楚相玉,心心念念米雪的艳无忧…源来邵氏的脉脉余晖与超新星光,和少年的书写一样,含脉脉旧情,蕴超新生机。

         怡保未变,那处旧街场,那些老摊贩,唔紧要,萧索至萧索,40来年绵延的败落与重振,心有猛虎嗅得到夏日里最后蔷薇的香气。

        少年未变,他笑得谦逊时候,眼底有犀利的神采;他说得低沉时候,抑不住而后的昂扬;他迟缓了步伐,缓不下驿动的心;他留下了无数没有结局的故事,喜孜孜在平行世界继续开疆拓土。

        愿他一直是少年,写诗习武、交友结义,叛逆而温柔地行遍天下。

        又是夏天,或者我会再去怡保,甚至去美罗、去火车头;或者不会。

       来处来,去处去,我心上的少年们啊,在哪里都是少年。

        是了,他的名字,他叫温瑞安。